1. <listing id="ci7vq"><object id="ci7vq"><em id="ci7vq"></em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<code id="ci7vq"></code>

    <output id="ci7vq"></output>
    <label id="ci7vq"><pre id="ci7vq"></pre></label>

    <small id="ci7vq"><delect id="ci7vq"><s id="ci7vq"></s></delect></small>

      山西考古人驻守省博实地讲解

      带你“穿越”回180万年前

      来源:太原晚报 2019-03-06 08:13:44


      昨天是学雷锋纪念日,4位考古专家走进山西博物院,当起了义务讲解员,一人“率领”一队观众,分主题分领域,讲述文物价值及背后的考古故事。

      上午10时,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益人,做首场“远古溯源”主题讲解。9时40分,王益人出现在省博二层“文明摇篮”展厅门口,胸前的“学雷锋志愿服务”绶带鲜艳夺目,衬着一头华发。

      以做义务讲解的方式来学习雷锋,王益人准备得很认真,“长期在办公?#25671;?#30740;究室,与外界接触并不多。每次来省博,看到文物和遗迹被那么多人看的时候,特别高兴,觉得我们做的工作值了。”“一次讲解当然不够。山西旧石器考古,经过60年才走到今天,我有义务宣传推广。?#20040;?#23478;更关注考古事业发展,知道我们从哪里来。”

      西侯度遗址,二青会采火点

      进入展厅,王益人讲解了山西旧石器考古发?#20540;?#20960;处典型遗址,“山西是旧石器考古大省,从1954年到目前,发现了500多个旧石器时代遗址或地点,在全国首屈一指,数量最多。”从180万年前的西侯度遗址,六七十万年前的匼河遗址,20万年到两万年前的丁村遗址,还有许家窑、峙峪、下川、柿子滩等一系列重要遗址,构成从180万年前到两万年前完整的旧石器文化序列,“这在其他地区是没有的。山西旧石器时代考古,在中国原始社会发?#25925;?#21644;中国旧石器考古学史研究方面,独树一帜。”

      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的圣火,将在西侯度遗址点燃。王益人对西侯度做了重点讲解。山西芮城西侯度遗址,是中国已知最古老的旧石器时代人类文化遗存之一,距今180万年,“最大特点就是早。”

      遗址发掘出石制品和带切割、刮削与火烧痕迹的动物骨、角、牙等,“被确认为中国最早的人类用火遗迹。西侯度是首先登上东亚大陆的人类遗迹,随后是170万年前的元谋人。”最新的发现是:在西侯度对面的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村,发现一处早更?#29575;?#30340;古人类旧石器遗址,距今212万年,“佐证了亚洲有距今200万年以上的人类存在过。考古学上意义重大,研究者也深受鼓舞。”

      两代考古人,同一项事业

      王益人和父亲王建两代考古人,都参与?#23435;?#20399;度遗址的发掘。

      “西侯度遗址1959年发现,1960年确认。1961年到1962年,我父亲王建带队发掘。因‘文革’阻断,直到1978年,发掘报告才完成。”西侯度遗址的发现,引发了中国旧石器考古史上的最大争议,“即真假石器之争,最早的人类打制石器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西侯度的石器是人类打击出来的,还是河流环境造成的?人类?#40092;?#25991;物,也是一个不断精进和完善的过程。”

      父亲王建率队发掘?#23435;?#20399;度遗址,参与丁村遗址的第一次发掘,主?#20540;?#20108;次发掘,?#20063;?#21152;了下川遗址、匼河遗址的发掘与研究,“关于山西旧石器遗址的研究,有几位前辈不得不提,?#28909;?#29579;择义,被称为‘化石猎手’,发?#20540;?#26087;石器遗址100多处。我父亲跟着贾兰坡,在中科院进修旧石器,长期从事遗址的发掘研究。”

      山西大学物理?#24403;?#19994;的王益人,最终选择了考古事业,自称被“逼”的,“我?#26377;∠不?#22320;质,大学报志愿,10个志愿里有7个是地质类的。在父亲和前辈指点下,他从1982年开始学习考古学和地理学。”一学就是一生,“没换过职业,一?#22791;?#36825;一?#23567;!?/p>

      听好了,?#38431;?#20877;来

      踏着父亲的足迹,王益人主?#20540;?#35199;侯度遗址、丁村遗址群调查发掘多有突破,2016年,他获得中国考古学会旧石器专业委员会颁发的“裴文中奖”。

      考古生涯最难忘的事,王益人说是第一篇学术文章的发表,“观察标本的时候,我发现有一些石片组合非常有意?#36857;?#35753;父亲看,他一拍大腿,觉得有价值。研究了整整两年,才啃下这块硬骨头,1988年,我发表了《石片形制探究》。”从此,王益人对旧石器考古产生了极大兴趣,“搞科研就是,当你的兴趣点得到满足的时候,那?#20013;?#31119;?#24418;?#21487;替代。”2015年,在西侯度遗址调查时,王益人发现了新的线索,“我相信那是比西侯度遗址更早的人类遗迹遗存,范围确定在中条山?#19979;?#19982;黄河之间。”

      讲解的最后,王益人把话语权交给观众,大家自由提?#30465;?#35266;众也不含蓄,“旧石器时代和?#29575;?#22120;时代的区别”“怎样确认西侯度有中国最早的用火证据”等问题一个个抛过来,王益人都“笑纳”了,给予了专业的回答。一位观众说,“山西旧石器时代的荣耀,令人印象深刻,?#40092;?#35762;得专业,还想再继续深入了解。”

      摘下扩音器,王益人说,“我?#28909;?#21917;口水,再来与大家交流。我很乐意给大家介绍考古小故事,发掘现场工作等,带大家接近历史的真相。” 本报记者 陈辛华

      责编?#27827;?#28059;


      图片聚焦


      厉兵秣马
      增绿进行时
      通车在即
      古典与现代辉映

     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最大的号

      1. <listing id="ci7vq"><object id="ci7vq"><em id="ci7vq"></em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<code id="ci7vq"></code>

        <output id="ci7vq"></output>
        <label id="ci7vq"><pre id="ci7vq"></pre></label>

        <small id="ci7vq"><delect id="ci7vq"><s id="ci7vq"></s></delect></small>

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ci7vq"><object id="ci7vq"><em id="ci7vq"></em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ci7vq"></code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ci7vq"></output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ci7vq"><pre id="ci7vq"></pre></label>

            <small id="ci7vq"><delect id="ci7vq"><s id="ci7vq"></s></delect></small>